2021年10月10日
第01版:头版

捕鱼40年,扬中“船老大”变身“长江哨兵”——

上岸后“真稳”,巡查时“很拼”

本报通讯员 张欢

本报记者 徐心俊

“按照以往情况看,这个时候是捕捞的黄金时段,加上又逢节假日,有人还是会冒着风险出来偷捕。今天看来果然如此,这些都是收上来的地笼网……”初秋的长江江风习习,一早,扬中市长江禁捕执法基地护渔员周广喜便像往常一样,穿上救生衣,带上下水裤、剪刀等装备,开着护渔船开始了巡查工作。

可是谁又知道,在两年前,他还是一名经验老到的捕鱼人。

“我十五六岁就出来捕鱼了,在长江上捕了四十年了,后来禁捕退捕政策出来了,我主动上交了渔船和工具。”周广喜家是捕鱼世家,他有驾驶经验、晓船网特点、懂潮汐规律、知水温特质,对于捕鱼手法、捕鱼时间、捕鱼水域都非常熟悉,是一名能力突出的捕鱼好手。也正因如此,他和其他7位经验丰富的捕鱼人被扬中市农业农村局吸收、聘用为护渔员,参与禁捕巡查和清江清网,他们的生活也从船上的“摇摇晃晃”变成陆上的“安安稳稳”。“刚做护渔员的时候,心情比较激动,因为我们生活方式发生了180度大转弯,从一个捕鱼人变成一个护渔员了。”周广喜笑着说道。

从捕鱼人变为护渔员,不变的是工作地点,变化的是工作方式。“我们一般早上7点多就到码头上班了,到晚上6点左右下班,我们要巡堤、开渔船不定期检查、第一时间处置非法捕捞行为、实时查看监控平台的运转、协助公安和渔政执法工作人员开展好各项工作……每天的事情很多,所以也非常充实。”周广喜告诉记者,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护渔员可不能想着按时按点上下班,“我们每天都会有2个护渔员值班,确保全天候落实长江禁捕工作,因此凌晨两三点起来工作是很正常的。尤其是节假日期间,我们也都没休息,一直在岗。”

“水清了,鱼多了,现在我们经常在江面上看到鱼儿不停跳跃,晚上值班也能听到鱼‘哗啦哗啦’的动静。”面对波光粼粼的长江江面,看着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周广喜等护渔员乐在其中,“过去天天开船,风吹日晒,为了生计;现在也天天开船,使命在肩,为了子孙后代有鱼吃,因此有种成就感。”

除了8名护渔员,扬中市长江禁捕执法基地共有专职兼职渔政管理人员80名;结合网格化管理要求,沿江重点水域的47个村(社)共落实日常巡查人员75名,不断强化日常巡查护渔;全江段还设置了长江禁捕值勤点47个,为全时段、全江段巡防检查提供了保障。“我们还在全江段非法捕捞和垂钓行为频次高发水域布设了35个高清探头,整合了水利部门的75个探头,在基地上建设了统一的监控平台,有效实现了信息共享,初步建起了全江段、广覆盖的监控体系。”扬中市农业农村局党委委员、农业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许鸿鸽介绍。

除了加强人防、技防,在制度机制建设上也有新突破。据悉,扬中市制定了长江禁捕举报奖励制度并已兑付举报奖金4.45万元。

2021-10-10 捕鱼40年,扬中“船老大”变身“长江哨兵”—— 2 2 镇江日报 content_161523.html 1 3 上岸后“真稳”,巡查时“很拼”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