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隋珠散玉盘: 读段怀清《赛珍珠的小说中国》 2021年11月07日

■ 文/裴伟

与以往赛珍珠研究书籍相比,这(《赛珍珠的小说中国》,江苏大学出版社2021年)是国内第一本有关赛珍珠研究的学者个人随笔集。虽是一本“小书”(12篇论文,10篇札记,21万字)汇集了随州籍复旦学人段怀清教授“沉潜深入、体大虑精”的科研成果,是一本专题性、集束式、人物生平与文本研究并重,历史厚度与学理深度兼具的学术著作,作者秉持原创、实证、融合、拓新的学术态度,为新时代中国赛珍珠研究打开了一扇门。

文本研究的新成果——赛研新著。这本书汇集了作者在赛珍珠研究领域的重大发现: 如揭示出“迄今所发现的赛珍珠最早一篇小说”《当爱来临的时候》,段怀清指出这篇小说标示出赛珍珠早期小说创作的时间起点及原初面貌,开启了“中国叙事”系列著作的序幕。这篇作品是赛珍珠毕业习作,发表于《伦道夫-梅肯女子学院年鉴1914》,在赛研史上首次露面,是赛珍珠第一篇发表的虚构文学,故事有着19、20世纪之交时期浓厚的镇江租界的背景,映射出赛珍珠本人特殊的镇江青春记忆,反映了斯时斯地的尖锐的文化冲突。如《大地是怎么变成〈大地〉的?》,作者综合报刊史料,发现了卜凯师生调查统计为赛珍珠的“大地”书写,提供了充分、详实甚至是科学的信息支持,认为“《儿子们》则更多来自于赛珍珠阅读《水浒》的经验,以及对镇江周边一带匪患与历史传说的想象与再创作”。段怀清发现了赛珍珠本人翻译、金陵大学学生邵仲香(江苏兴化人)原著的《老王的老牛》其中就是镇江丹徒高资(当时镇江县高资乡)沿江的宁镇山脉山村的描写,不仅有亲切感,更重要的是为赛珍珠创作寻源与镇江元素提供了“实证”,丰富了我们对近代镇江城乡大地,特别是山水名区、江防要镇高资的认识。

学术表达的新范式——段氏文风。段怀清的多篇文章多受报纸编辑青睐,在《文汇报》等大报大篇幅发表过,在国内学术界有着重要影响。这些学术论文、札记,标题新颖,形式简洁、美观和独特——段怀清的文章有着独特言说方式,饱含人文温度与学术理性,专业用语洒脱生动。段怀清运用“互文性”(Intertextuality)的比较手法对赛珍珠的小说进行了解构分析,比如书名《赛珍珠的小说中国》本身就是具有互文性,可能“继承”自“姚锡佩著《赛珍珠的几个世界:文化冲突的悲剧》”、“郭永江 姚锡佩著《赛珍珠比较中美文明的独特视角》”;“姚君伟编《赛珍珠论中国小说》”等,总之,它与整个赛研工作的历史未来呼应。据了解,段怀清在复旦大学中文系课堂上一直倡导学生“当代论文写作者在熟悉并使用学术论文的书写形式时,亦需要保持一定的自觉意识和距离感,形式本身并非是不辩自明的或自洽的。”

赛珍珠学术问题的言说方式可以是丰富多彩的,轻松灵活的表达方式,这不仅是可以的,也是必要的。这些看似零打碎敲的赛研论述,有些似乎是“惊鸿一瞥之下的心得体会,电光石火般的思想闪动,以及治学心得和方法等”,其实均有深厚的学术背景滋养,段怀清于赛氏故事娓娓道来,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崭新的写作范式(Writing Paradigm),他的随笔作品都是真正的文学“美篇”、学术“美篇”,图文并茂、活色生香,具有丰富的可读性,读而不忘、再三反刍。他于文学的思考,所感、所言、所写均富学理,自然成文。大概这就是翁方纲所谓的“理即神韵也”。笔者想到清代镇江府金坛县学术大师段玉裁,他的《说文解字注》并非一部寻常意义的注释,“段注”贡献不仅在于归纳并揭示《说文解字》的义例,更在于发《说文》原书所未发。随州段怀清对赛珍珠作品的疏解,对文化人桥文学书写的现代转换,不妨也是一种新时代的“注疏”。

文学研究的新路径——海派特质。其实海派无派,贵在兼容并蓄、创新融合,就是代表着一种开放精神和变革气息。“上海”在文学想象中成为一个替代性的文化时空。在20世纪上半叶,赛珍珠作品中译出版在上海这座城市的筑基,无疑是悠久而深厚的。论赛珍珠研究的学术根脉,上海比中国哪座城市都要来得正宗与深入,赛珍珠襁褓之躯落地就是在上海;赛珍珠青春时期接受正规学校教育就是在上海;赛珍珠作品的翻译、出版及引发的批评都是上海。可以说,上海对于赛珍珠的思想文化塑造及后来作品的传播接受都至关重要。但上海相对于中心的京城,总有被正统边缘化的文化心理,这反倒增添了复旦等沪上学人们学术思想与科研探索的自由、轻松和兼容,当代学人陈思和、段怀清用思想对话,用聪颖巧取,也便形成了他们科研书写的观念、才思、灵巧和味道。其实这里面渗透的,似乎是与世界艺术对称性偕行的某种东方性的情智与哲诗,是国际当代语境下的东方个性的彰显。

作者段怀清转益多师,著述多元,本人有着跨历中西,游走湖海(湖北随州、武汉,杭州、上海),亦研亦创的知识积累和丰富阅历,除了中西文学外,段怀清对民间社会信仰、风俗、叙事等均有精深独到的感知和研究。许多赛珍珠研究之谜、文本之惑,如《财富的“三重门”》《王源曾经的另一种“迷失”》等,在段氏海派学术研究的清渠中潜移默化、迎风而消。这本书中对文献学、近代饥荒史、大学校史、新闻学、文本分析学、翻译学甚至信息学、图像学的综合运用,开辟了赛珍珠研究的新路径,值得借鉴学习。段怀清先生所做的“故纸堆”的文献文化探寻与学术姿态,显然是赛珍珠研究事业的未来。